小火星的app

陆让看了眼墨行渊,犹豫着怎么开口。

当初墨行渊离开墨氏的事,兄弟几个说要瞒着秦非凡,不过是怕影响秦非凡在云城的计划。

现在秦非凡既然回来了,事情迟早是瞒不住的。

可这事不仅关系到墨行渊,还关系到秦羽然,当年的事,对秦非凡的打击也很大。

现在秦非凡乍然问起来,他们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包厢内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凝滞,最后是墨行渊淡声开口。

“没什么,就是我离开墨氏了。”

他这话一出,不仅是秦非凡和顾纯安,连带着一心吃着先送上来的果盘的今阳都是一惊。

秦非凡的情绪最为激动,猛地站起身,双手撑在桌面上,眉心拧的很紧。

“为什么?!”

他和墨行渊从小认识,关系比亲兄弟也不差,比谁都清楚,墨氏对墨行渊的意义。

更何况,还是如今这样的时期……

江南烟雨和服女子

秦非凡看墨行渊和时遇神情都很平静,突然想到什么,转头看陆让,“现在墨氏,是谁在管理?!”

他想起来墨行渊之前和秦羽然签订的协议,虽然那时说的是一年,但是谁也说不准,他不在的这段时间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。

也只能是因为牵涉到当年的事和秦羽然,墨行渊才会将事情瞒着他。

他声音有些沉闷,呼吸也有些重,“为什么要瞒着我?”

“当年的事,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责任!”

他有责任,当年把秦羽然赶出去的秦家也有责任!

而这些后果,不应该由墨行渊一个人来担。

这些年,过得最苦的人,其实是墨行渊自己。

无法选择的出生,无止境的欺骗利用,无数次的死里逃生,外人说他冷血无情,不过是因为他从小背负的,遭遇的,比所有人想象的都多。

墨氏是墨行渊拼了性命挣来的,他当然有放弃的权利,但绝不应该是现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关键时候。

墨行渊幽深漆黑的眸子盯着对面紧皱着眉的秦非凡,语气却是依旧不急不缓。

“我若是想要瞒着你,你现在也不会知道。”

秦非凡撑在桌面上的手逐渐握紧,墨行渊为什么到现在才将事情告诉他的原因,并不难猜。

无非是怕他知道后乱来。

可是这算什么,让他好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他自己却放弃了一切。

眼看着气氛越来越胶着,时遇甚至担心这两人会不会再打因为这打起来。

就连一向表现淡漠的顾纯安,都已经起身,想要和今阳换位置,好随时出手拦住秦非凡。

今阳却是压根没有起身让位的自觉,在秦非凡额前青筋爆出,张口想要说话的时候,快且准的用手里的叉子叉了块西瓜就往秦非凡嘴里送。

“嘶~”

秦非凡被冻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俊脸扭曲,西瓜在嘴里吃也不是吐也不是,转过头瞪着眼睛看今阳。

这天寒地冻的,竟然还有人吃冰镇的西瓜!

今阳此刻正叉了块水果往自己嘴里送,见秦非凡转过头来,沉默了一会儿,把面前的果盘往旁边挪了挪,连人带椅子也一并挪了挪,中间刚好空出一人的空隙。

似乎是生怕秦非凡再跟他要水果。

现在饭菜还没上来,这些果盘都是他用来充饥的前菜。

西瓜果肉在嘴里捂了这么会儿,早已经不凉了。

顾纯安拉了把椅子在秦非凡旁边坐下,也不说话,只一双清眸盯着他。

秦非凡只能咽下嘴里的西瓜,憋屈的撇过头。

这么一折腾,先前的不满和郁闷还在,却是怎么也发作不出来了。

陆让偷偷给今阳比了个‘大拇指’,连忙打圆场。

“非凡你也别着急,兄弟这么多年,阿渊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?就典型一腹黑心机男,以前那样都死不了,现在老婆孩子热炕头,出不了事!”

有些事不方便当着其他人面说,陆让说的隐晦,秦非凡却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。

以前墨行渊是真的一无所有,而占清荷却是手里权势最大的时候。

那种情况下,墨行渊尚且能够逼得占清荷自己丢盔弃甲的离开,坐稳墨氏总裁的身份,更何况,是现在。

今阳接收到陆让隔空点的赞,依旧只是默默的吃自己的水果,身形却是微微挺直,然后在服务员来上菜的时候,又多点了几个菜。

算是他阻止了秦非凡被痛殴一顿的报酬。

糯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从时遇身边,挪到了今阳身边。

忽闪着大眼睛看今阳,粉嫩的小嘴吧唧两下,扯了扯今阳的袖子,小手指了指今阳面前放着的荷叶鸡,“香香的。”

小家伙也不知道那是什么,只知道那个菜上来特别香,馋的她直流口水。

桌上其它大人都不动筷,小家伙左瞧瞧右瞧瞧,觉得一直在吃的今阳格外的亲切。

今阳看见糯糯大眼睛里的馋意,盯着那只荷叶鸡的鸡翅和鸡腿思索了一会儿,最后忍痛撕了一只鸡腿下来递给糯糯。

看糯糯咬了一口,欢喜的一双大眼睛眯成一条缝,今阳似乎是突然找到盟友,自己也将另一只鸡腿撕下来开吃。

这边一大一小在那吃的不亦乐乎,秦非凡听到陆让说,秦羽然并没有接手墨氏,墨氏现在是他和墨彻在管理,有些愕然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这个还是我来说吧。”陆子妍接过陆让的话,“关于羽然姐不愿意接手墨氏的事,可能我会比较了解。”

“我这次回国,原本也是为了方便照顾羽然姐,当时行渊哥哥提出要将部身家转给羽然姐,划清关系之时,羽然姐精神受到刺激后住院,在那之后,我每天都有去和羽然姐沟通。”

“在羽然姐的病情逐渐稳定之后,她告诉我,她其实从来没想过要从行渊哥哥手里得到墨氏或者其它的财产,她会努力放下过去的一切,重新做回自己,也希望,行渊哥哥能回到墨氏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