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视频在线高清完整版

周生涯:“那我陪在这里等。晚上了,一个女生不安全。”

秦笑笑看着特意为自己跑来的周生涯,心想他是不是喜欢自己?

自己长得确实不错,除了杨老二那个眼瞎之人,自己还挺招人喜欢的。她的研友不会是也喜欢上自己了吧。

特意为她跑过来送伞,这次又特意跑过来送她回家。

秦笑笑不喜欢藏着掖着,有什么就说什么,“周生涯,是不是喜欢我啊?”

“啊啊,不,没有啊,不是,我,我是觉得我们是研友,就,我们,看我们关系比别人要好,我应该关心。”

周生涯的结巴紧张让秦笑笑郁闷,他这是喜欢自己紧张引起的结巴,还是因为急于解释嘴巴跟不上脑子?

秦笑笑就比周生涯轻松,她安慰脸红的周生涯:“别慌别慌,我理解理解。”

只要不是喜欢她就好。

秦笑笑对自己的追求者,只有心累,一丝激动的心都提不起来。

杨悦用手机给秦笑笑身旁的男生拍了张照片发给助理,“查清楚他是谁。”

上一次送伞的时候他心里就膈应,这次又来。

清纯少女自家菜园卖萌如清泉一股美图

还和自家孩子亲密交谈,杨悦在车内难以隐忍,“不让我来接,他来是作何。”

不一会儿,卡宴车开过来,隔着老远窗户打开,小酒儿从车内扯着嗓门大喊:“麦穗阿姨!麦穗阿姨,我来姐姐~”

副驾驶的程君栝窗户打开,他腿上坐着雨滴,小孩子不看秦笑笑,他看着前方和舅舅看向一个方向。

那个幻影车就这么特殊的停在那里,秦笑笑没发现?

林珝和程君栝相视,难道我们眼太灵光了。

雨滴也看到了二伯父,她小手指着前边和程君栝呜呜啦啦说道:“二伯来了。”

杨悦伸出食指抵在唇前,做了个禁音的手势。

林珝对他点头。

在秦笑笑往这边走时,林珝将车子掉了个个头,直接开到了大门正门口。

林珝下车,“我去,这么多书,得学多少年?”

“猪脑子,三个月我全都学完了。”秦笑笑将周生涯怀中的书全都丢在林珝的怀中。

程君阔抱着雨滴下车,走过去,“麦穗,真在发愤图强啊。”

“不然以为我早晚自习都白上的。”

秦笑笑要抱走雨滴,小妞妞黏上了程君栝不让抱。

车子里还有个高音喇叭小酒儿,秦笑笑抱出她,忽然想起站在那里的研友,于是介绍“这位是我在教育机构认识的同班同学,叫周生涯,是我的研友。”

说完,她再介绍程君栝和林珝。

至于怀中的两个妞妞,懒得介绍。

“生涯,一会儿怎么回家?”

周生涯:“不用担心我,们先回家吧。”

“哦,好明天早上联系。”

刚才等人期间,两人做了个约定,晨起相互监督学习,彼此都充满干劲。

坐回车上,雨滴指着那个角落,“二伯在哪里,舅舅我们找二伯~”

秦笑笑跟着雨滴的视线看那个角落,杨悦在么?他在为什么不出现?

林珝:“看花眼了,那不是二伯。”

他将车子往相反的方向开。

秦笑笑心里一直想着那个角落,他到底在不在。

酒儿也有怀抱可坐,她抱着秦笑笑的胳膊,小嘴儿带着唾沫星子的给秦笑笑左胳膊呼呼,“麦穗阿姨,呼呼就不疼了。”

她的胳膊上残留着那个伤疤,它给了秦笑笑一个警示作用,让她瞬间不再想杨悦。

送到秦笑笑,几人一起上楼去看看她的新家。

冰箱中只有老酸奶,她拿出来让几人喝。

林珝:“麦穗叔呢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程君栝问:“刚说欢颜有事来不了,她家里不是都稳定下来了?”

秦笑笑叹气,“可能是别的事吧。”

欢颜从到这间屋子开始就没逃过秦风雅的手心,她手去床头柜拿台灯砸秦风雅,结果就差一点,她的手腕被男人给重新抓回去。

“再不老实我会让更难受。”

欢颜觉得自己的身上沾染的全都是秦风雅的味,她嫌弃的想吐。

后来她放弃了,什么招都试过,均被秦风雅给发现。

自己被这个男人给吃定了。

天亮了,欢颜身上还趴在秦风雅,她呼吸胸膛起伏都会碰到他的身子,秦风雅也醒了。

他起身翻了个身子躺在床上睡。

欢颜无气无力的说:“秦风雅,我不动,麦穗也会来剁。”

秦风雅也有些累了,昨晚是他最放肆的一夜,直到凌晨才放开身下的女人,那时她都昏睡过去。

睁开眼,昨晚的激情还在脑海。

秦风雅说:“我宁可被麦穗剁了,也要尝昨晚的。”

两人都累了,欢颜下不来床,直接躺在床上修身养息。

秦风雅不想下床,他抱着没反抗劲儿的欢颜闭眼说:“考虑的怎么样,要不要当麦穗的婶婶,只要答应,我明天就去家提亲。”

欢颜:“想娶我,简直是在做梦。”

秦风雅睁开眼,低头看着怀中的女人,他问:“知道现在什么处境么,还敢拒绝我。”

“还有劲儿么。”

……

下午四点,店里又开始了营业,欢颜试了试腿还酸软。干脆她躺在床上继续闭目养神。

秦风雅出去了,不一会儿又回来,他手中提着两份外卖,“坐起来吃点。”

欢颜在床侧身,不吃。

秦风雅抱起她,“一天没吃饭,饿瘦了就没手感了。”

“秦风雅我不想吃。”

欢颜拿起床上的衣服,当着秦风雅的面穿上,她步履缓慢的去了浴室,用清水洗了洗脸,脖子上的草莓印她现在没东西遮挡,只好露着走出来。

桌子上的食物都是秦笑笑爱吃的口味。

秦风雅说:“我不知道爱吃什么,就定了麦穗常吃的。”

她穿上高跟鞋,扣上鞋链刚起身,腿软了一下差点倒下去。

秦风雅急忙去护着她,“吃点饭再躺一会儿,外边晒,等天黑了我给送到家里。”

“假好心。”欢颜心想:谁知道她晚上还能不能安全离开。

Tagged